武俠大師溫瑞安復出:千字2000元,完美秒殺三少神機諸大嬸
 

@管平潮 馬骨?

千字2000元!「閉關修煉」數年的武俠大師溫瑞安重出江湖,各家對其復出「頭啖湯」的爭奪可稱慘烈。而半路「劫鏢」拋出上述天價稿費的網易,則令大批線下出版社卻步,也使數字閱讀對傳統出版業的衝擊更進一步。

   不過,儘管站在金字塔頂尖的「大神」們稿酬版稅屢破紀錄,但記者調查瞭解到,在網絡文學行業,大部分底層寫手仍在苦苦打拼,有時候一部幾十萬字的小說只能賺幾千元,甚至還要經歷辛酸潛規則,生存現冰火兩重天。

   大師出關

   網絡渠道拋天價稿酬搶人

   昔日江湖「武俠四巨頭」中,目前唯一仍在寫作的大師溫瑞安本周終於宣佈出關。復出後的首桶金是網易CEO丁磊向其開出的每千字2000元的天價網絡稿酬。

   與梁羽生、金庸、古龍齊名的溫瑞安,從上世紀開始陸續寫出《驚艷一槍》、《布衣神相》、《四大名捕》等經典小說,曾是一代人的武俠造夢師。近年他一直處在「閉關」修煉的狀態。「閉關,不是關閉,而是在於火候足夠時的破關。」溫瑞安曾如是說。此次復出「頭啖湯」被門戶網站而非傳統出版社奪下,令不少業者感到意外。事實上,他也有自己基於「血淚經驗」的考量。

   對不少歷經沉浮的作家而言,原創作品的最大敵人或許不是過氣,而是抄襲與盜版。即使是一代武俠小說大師,溫瑞安在其創作生涯中,也飽受作品被不法-之徒盜印之苦,甚至還有人冒其名號出版假作品。

   「有45年出書經驗的我,反而變得審慎,找不到可以信賴、有誠意的,我就先不急,至少不急著出。像嫁女兒一樣,沒找到好婆家,又沒她看上的,就不急著讓她出嫁。急著亂嫁,不如出家。」溫瑞安表示。

   業內人士坦言,縱觀目前出現的種種被侵權事件,很多都是因為內容提供商的不作為所導致;作家本人忙於創作,很難抽出精力去處理此事。在上述兩者摩擦扯皮下,打慣游擊戰的盜版商則偷著樂。

   盜版硬骨頭逐漸啃下

   在傳統出版渠道的這一軟肋面前,同樣面臨易盜版「硬傷」的互聯網巨頭過去也沒少挨罵。面對壓力,他們也正試圖通過技術手段來扭轉局勢。

   丁磊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目前其網易雲閱讀開放平台在上傳作品時,必須要上傳者遞交身份證複印件並簽署授權書承擔內容侵權的法律責任,外加一道嚴格的人工內容審核機制。「如果發生不是作品本人卻將別人作品上傳的行為,一經發現,將對簽約原創作品的作者一視同仁,並將竭力為原作者從法律上討回公道。」丁磊稱。

   「中國文學創作的現狀,使得作家很難在保持藝術追求的同時獲得豐厚報酬。」丁磊毫不客氣地炮轟當下的出版制度。他公開宣佈,將投入千萬資金、繼續提出「千字2000元」的行業最高標準,與更多作家簽約。在此過程中,平台方將「分文不取,絕不盈利」。

   激烈碰撞

   網絡文學「劫持」傳統出版?

   「我盯一個青春文學作者盯了9個星期,反覆跟她談合作方案,光上門就有五六次。現在圖書市場不景氣,為了爭取這本書,出版社在印量和版稅方面做出最大讓步。可磨到臨簽約前,那丫頭突然說還是決定和一家文學網站簽約連載,對方給出的籌碼甚至包括將其故事改編成微電影。」滬上某知名出版社的編輯夏言,在回復記者的採訪郵件時顯得極為胸悶。

   傳統出版行業被「挖角」的原因在哪裡?某大型出版集團業內人士曹小姐告訴記者,目前他們向作者支付報酬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是根據具體銷量支付版稅,二是一次性付清一筆買斷費用。「現在圖書都不好賣,研究、社科類的書就不談了,一般文學類書能賣到3萬冊就不錯了,賣到5萬冊已經具有超級暢銷書的潛質了。」曹小姐表示。

   銷量下滑直接與作者拿到兜裡的版稅掛鉤,據瞭解,根據業內較普遍的8%到12%的平均版稅來看,即便是大賣10萬冊的暢銷書,作者收入也才萬元出頭。

   另一組由盛大文學(微博)透露的公開數據顯示,在旗下擁有的超過160萬作者中,分成收入破百萬的「大神」級寫手數量已破百,這令不少傳統大型出版社望其項背,當其開源節流之際,曾被視為「非主流」的網絡文學平台已飛馳在赴美IPO的路上。

   在大洋彼岸的美國,電子書出版巨頭Kindle的一封CEO致股東信曝光了更殘酷的數據:目前亞馬遜(微博)電子書作者版稅已是傳統出版商的四倍。

   變現渠道成了香餑餑

   如此懸殊的差異下,部分網絡作家和寫手的收入究竟來自何方?盛大文學負責人在受訪時,例舉起點中文網的福利制度,「這是一種針對創作扶持的額外鼓勵機制,改編了傳統出版界多數情況下作者只能依賴合約稿費的狀況。」該負責人表示,起點的福利制度已執行7年,由網站方面出資,包括多個扶持部分。「其中有一項低保政策,即簽約作品開始銷售並滿足基本條件後,無論市場反應如何,創作週期內由網站補貼至1200元/月,保障作家基本創作。另一項計劃針對部分有一定文藝價值、但市場反應一般的作品,由網站出資鼓勵作家繼續寫作,保持創作個性的內容。」盛大文學方面表示。

   同時,不少互聯網巨頭橫跨多渠道的文學作品變現能力,也成為吸引年輕作者前往投奔的籌碼。過去一年中,從改編成大熱劇本的《步步驚心》,到變身同名人氣網游的《星辰變》,以及梁朝偉(微博)主演的《大魔術師》、陳凱歌(微博)正在拍攝的《搜索》,均是網絡小說進行版權二次銷售的出色案例。

   對於「劫持傳統出版渠道」的觀點,盛大文學委婉地否認。「網絡文學作品通過線下出版實現再增值,為出版社提供商業回報;很多傳統出版社開始嘗試線上銷售,實現數字閱讀的自我突破。」其負責人坦言。「在割裂網絡文學和傳統出版的前提下,網絡文學和傳統出版行業的競爭,實際上就是企業個體的競爭,和其他行業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寫手現狀

   《甄嬛傳》作者理性拒做全職寫手

   同其他任何行業一樣,在光華奪目的金字塔尖之下,大批底層網絡寫手的境遇,也確實詮釋著「冰火兩重天」的定義。

   「大神、紫紅們富得流油,新出道的寫手則苦苦掙扎。」曾活躍於某知名女性文學網站的寫手Lynn告訴記者,根據圈內專業術語,網絡作者被形象地分為三六九等。

   「小透明」指剛入行的完全不出名寫手,混出一定知名度後可稱為「小粉紅」,當有自己的粉絲團和親友團時,就排上「紫紅」了。「在一些偏向男性的網絡文學網站,類似的稱謂則有大手、大神等等。」

   根據Lynn的介紹,大部分網絡寫手入行時都只是學生,網上寫書帶給他們的金錢收益遠不如獲得「親友團」讚揚圍觀的滿足感。以「業內行情」價計算,剛入行的寫手需要寫出至少7萬-10萬字才能成書;而獲得網站的簽約後,這些文字將會被「買斷」至少5年的「改編權」,這時寫手一般能只能獲得不到三千元的稿費,一些邊緣題材的小說稿酬最低只有1800元人民幣。

   在新人們苦苦等待熬出頭的同時,即便是因《後宮甄嬛傳》而一夜爆紅的作者流瀲紫(微博)也保持著理性。收穫眾多光環的她,目前仍沒有辭去正職,謹慎地拒絕跳入全職寫手的大坑。

   易觀國際分析師孫培麟認為,文學網站「因人而異」的稿酬機制也並非不合理。「畢竟市場的長尾效應很明顯,作者都是向錢看的,網絡文學隨便「水」個幾十萬字都很常見。如果網站一開始便獅子大開口,很可能騎虎難下。」

   作者為博上位討好編輯成潛規則

   孫培麟透露,一些文學網站由於作者量太龐大,往往不少網站編輯只能把有限的精力放在一些「明星股」和「潛力股」身上,其餘作者便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態,只能想盡辦法博上位。

   在Lynn看來,編輯在作者的星途中經常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這所導致的一個辛酸現狀是,不少新出道寫手每天不得不為了幾十元的收益,爭先恐後地「抱編輯大腿」。

   「對於大多數『小透明』寫手來說,如果能在網站上得到編輯的主動『GD(勾搭)』或者『站短(站內短信)』,似乎就是一件值得歡呼雀躍的事情。因為這代表著,他們正在寫或者已經寫完的幾萬甚至十幾萬字有希望變成實實在在的收益,乃至定制付印。」Lynn表示,除了等待「寵幸」外,還有許多寫手在各大在線文學網的BBS裡跪求著各種「討好」網編的方法。

   「他們並不知道,這些「掌握」著稿件生殺大權的編輯究竟有著怎樣的專業素養?他們對於稿件推薦的標準是什麼?他們能不能切實保護自己的作品在付印前不被抄襲?他們對於業內的知識產權保護又有多少瞭解?」Lynn認為,隨著網絡寫手准入門檻越來越低,網編的專業素養似乎也在「水落船擱淺」。不少經歷過網絡出版的寫手坦言,網絡文學的市場無疑是廣闊的,然而,失去了專業「舵手」的船又能揚帆多遠,誰也無法預言。

 

[回首頁]
 
2011 © Hong Kong Novelist Association 香港小說會
秘書處:上環文咸東街135號135商業中心2403室
電話:(852)2544-8789       傳真:(852)2544-9789
電子郵件
: info@hknovelist.org